焦点时评

嘲讽山东人磕头拜年,是一种骨子里的文化堕落!

时间:2021/2/17 9:43:05  作者:  来源:兰陵笑侠  查看:22  评论:0
嘲讽山东人磕头拜年,是一种骨子里的文化堕落!

今年春节,一场激烈的网络逐鹿之战此起彼伏,热闹异常。

2月15日,大V“呦呦鹿鸣”发出严正声明,他说这几天遭到一波有组织的攻击,“非礼女同事被开除”的传闻让个人名誉受到侮辱,并且头条收到几千条谩骂私信。

“呦呦鹿鸣”一支笔何其了得,凡所揭露批判,无不如尖刀利箭。

10几年间,他的文章让近千人受到过处分。

何人敢太岁爷头上动土,对鹿鸣君发起春节攻势呢?

2月14日,“呦呦鹿鸣”发出私信截图,有个“鲁西化工”的号主给他留言:

“我公司老板说了,准备了一百万去干你”。

鹿鸣君直言,尽管放马过来,只是100万太少。

大过年的,“呦呦鹿鸣”变成了“嗷嗷鹿鸣”,到底犯了什么冲?

原来,这都是“呦呦鹿鸣”嘴欠惹的祸。

“呦呦鹿鸣”执笔人叫黄志杰,曾在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任主笔、《网络传播》任执行主编、无界传媒任执行主编,以批判见长,逻辑缜密,文笔辛辣,仰之者众。

大年初一,山东人磕头拜年视频风靡网络。

鹿鸣君也来凑热闹,一如既往地大加批判起来。

他以【集体磕头,此风绝不可长】为题,判定山东人动不动就磕头,是陋俗无疑,历史倒退。

点赞最多的一条留言对他进行了反驳:风俗文化,地方习俗,可以不接受,但是最起码要尊重吧,又没有让你们普及全国,我就不明白碍着你们什么事了?

显然,山东人不接受这种横加指责。

为进一步显示自己的高明,鹿鸣君接着以【心里的辫子没剪掉啊】为题,指责山东人怎么不去裹小脚呢?辫子为什么不去留起来呢?这是心里的辫子没剪掉啊。

用小脚、辫子类比,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虽然山东人并不全都磕头拜年,可保留这一习俗的估摸也有五六千万人口,再加上河南、河北、江苏、安徽、山西等兄弟省份也存此习俗的,上亿人口磕头拜年是有的。

不知天高地厚的鹿鸣,与亿万人的文化习俗为敌,无知无畏间犯下众怒。

面对网友的善意提醒,他仍固执己见,又以【这是跪上瘾还跪出理论了?】为题,表示非要管一管磕头拜年这事。

鹿鸣认为:跪了这么多之后,跪上瘾之后,跪出理论,就会要求别人也跪。

接下来,挑衅性地连发三个动态,把喜洋洋的春节搞得硝烟弥漫。

鹿鸣的所作所为,引起山东人强烈不满。

教堂下跪,你说是虔诚。

求婚下跪,你说是浪漫。

华沙下跪,你说是和解。

怎么轮到山东人给长辈磕头拜年,就成了封建糟粕?

上跪苍天列祖,下跪父母长辈。

跪下去是孝子贤孙,站起来是英雄好汉。

大大方方磕头,坦坦荡荡做人。

岂容他人指手画脚,胡评乱议。

山东人据理力争,鹿鸣君死不屈服。

孰是孰非,人心可鉴。

大年初三,鹿鸣终于有所妥协。

发文说,自己曾经多次专文称赞过山东人,特别是讲义气的山东人,以“鲁直”文化总结赞誉并播扬之,还发出2019年长文《这是鲁直》作为凭证。

若到此为止,大度的山东人或许不计小人过。

可嘴欠之人,总改不了自以为是的恶习。

称赞完“鲁直”后,鹿鸣话锋一转,说当年人类极品义和团自山东而不是其他省份兴起,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又把山东一分为二:一个义气山东,一个义和团山东。

这家伙,挑起事来没完没了。

动不动就是裹小脚、留辫子、义和团,似乎普天之下只有他睿智开化,其他人皆蠢不可及。

这就怨不得人家私信找他理论理论。

嘲讽山东人磕头拜年,是一种骨子里的文化堕落!

2019年春节,人民日报客户端刊发的一篇文章,简直就是为教训鹿鸣量身定制的。

文章题目叫作:《春节嘲讽山东人是文化堕落》。

庙堂之上,有庙堂之礼;平凡民间,有民间之礼。

天地人合一,遂有千年文明。

礼义廉耻是文化底线,忠信孝悌是社会之根。

价值观永远是最高等的信任链条,价值观不靠谱的人,谁愿意与之深交,谁愿意托付于重任,谁愿意为之赴汤蹈火。

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对乡土民风需要保持最基本的尊重。

磕头跪拜是表象,内里的文化内涵是心存敬畏,恪守人伦。

通过磕头拜年,表达出来的感恩孝亲之情,体现出的长幼有序伦理规则,体现出一个地区的风俗教化,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高傲的鹿鸣对磕头拜年满满的不屑蔑视,固执背后实质是自卑,对民族的、传统的东西看啥都不顺眼。

用冷嘲热讽标榜与众不同,格调高雅,并不是什么新鲜把戏。

这种不会下跪的人,脊梁骨是软的。

山东人磕完头已经站起来了,他们还自作聪明地趴在地上评头论足、搬弄是非。

让人不由想起辜鸿铭那句话:我的辫子在头上,你们的辫子却在心里!

嘲讽山东人磕头拜年,是一种骨子里的文化堕落!

有人眼里纯净,真诚地跪下;

有人满目污浊,虚伪地站着。

不强求也不忘本,不张扬也不扭捏。

朴实厚道的山东人,一年到头奔波劳碌,生活并不富裕,可心中有敬畏、存执念、知感恩。

每磕一个头,都有做人的道理。

当他们向大地匍匐,亦步亦趋地舞蹈先民遗风时,恍如历史长河淙淙流淌。

那是文化的源头,民族的根脉。

春秋乱世,山东曲阜,孔子带领众弟子高声吟诵: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

谁会想到,2500年后,

一个自称“呦呦鹿鸣”的人,哗众取宠,唁唁犬吠。

这是谁的耻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孙大午是怎样一个“另类”?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站长QQ:1295714367    电话:18605377469  信箱:linyu550@163.com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