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中华儿慈会为“吴花燕事件”致歉 回应募捐质疑

时间:2020/1/18 11:08:59  作者:耿学清 朱彩云  来源:中国青年报  查看:11  评论:0

中华儿慈会为“吴花燕事件”致歉_回应募捐质疑

1月16日傍晚的中华儿慈会。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耿学清/摄

  “吴花燕事件”持续引起公众质疑,1月16日晚和17日上午,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华儿慈会”)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林、副秘书长姜莹、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以下简称“9958”)主任王昱,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详细回应了设定100万元募款额度设定、拨付2万元等公众质疑的问题。

  王林代表中华儿慈会向社会郑重致歉,承认存在操作上不规范、工作上不严谨的问题。

  同时,面对包括吴花燕弟弟吴江龙、当地基层政府对9958参与救助的情况持基本否认的态度,9958方面表示非常不解,并向本报记者提供了相关文件、视频、聊天记录等相关证据。

  焦点一:是否超额募款 募款100万元为何只拨付2万元

  有媒体报道,吴花燕的病情治疗费用并不需要一百多万元,9958疑似超额进行网络募捐,备受公众质疑。

  王昱表示,患者通过9958申请救助前,9958执行团队需对申请人的病情、家庭情况进行核实,并有基层政府的相关证明,医疗部分要和医生沟通,拿到诊断证明,高额预算还需要主任参与一起评估。

  9958西南中心执行团队负责人赵俊霞回忆说,2019年10月25日团队在医院对其他患儿救助时,“病友说有个大学生很瘦,像中小学生,病得很重,我们顺便去看了,与主治医生、患者、患者家属,一起沟通病情。”

  有关评估募款的过程,赵俊霞说,一般人做心脏瓣膜手术需要25万元左右,当时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向9958团队反馈,吴花燕病情复杂,除了心脏病,还存在自身免疫缺陷、骨头紧绷,以及胸墙积液、肺部感染、急性支气管炎等一系列问题,身体各项机能达不到手术条件,无法准确预估。

  随后,赵俊霞将吴花燕的情况提供给9958北京项目部。

  王昱表示,北京团队看了相关汇报后,9958确定对吴花燕进行长期救助。

  9958项目医疗组根据救助心脏病的相关案例,预算主要集中在四方面:手术费25万元;术后在重症监护室(ICU)每天1-2万元,一个月需要20万元;包括自身免疫系统造成骨头变形等其他病症的治疗,需25万元;手术之前的调整治疗,以及4-5年的术后康复期,总计19万余元;在治疗上学期间,助困费5万元,总计近一百万元预算。

  9958西南中心的工作人员将这个数字反馈给了吴花燕。

  赵俊霞提供的微信聊天截图显示,2019年10月26日,她将生成的募捐文案链接发给吴花燕及其弟弟,并称“不要放弃,一起努力”。吴花燕回复“谢谢姐姐”。

  2019年10月27日,赵俊霞将链接转发至名为“花燕帮扶群”微信群,吴花燕在群内对群友表示感谢和想念。

  同日,9958为吴花燕开通了“水滴公益”网络募捐;10月28日,又开通了“微公益”平台筹款。

  吴江龙向媒体表示,吴花燕在水滴筹上筹得的约20万元善款,都打到了她个人账户上,除掉已花去的两万余元,其余善款并未取出或花销,对9958的款项去哪里和捐了多少钱都不知道。

  赵俊霞说,吴花燕自主在水滴筹的筹款行为9958团队并不知晓。当9958的100万筹款目标达成时,吴花燕的同村人士报称,外面还有平台在以吴花燕的名义募捐。

  在吴花燕、吴江龙签署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申请表》(以下简称《《申请表》)中载明了事前条款:已申请9958救助中心的患儿家属,不得在中华儿慈会的其他项目重复申请;如在其他救助机构申请,须告知。

中华儿慈会为“吴花燕事件”致歉_回应募捐质疑

吴花燕向9958提交的申请表,封面和落款处为吴江龙代签。

  9958工作人员当时对吴花燕的其他筹款行为不知情。2019年10月30日,赵俊霞通过微信向吴花燕提示,“务必把水滴筹关了,筹满了治疗费已经”。

  吴花燕表示次日关闭水滴筹的筹款,同时发出“已筹足预期的医疗费用,特声明停止筹款”的声明。

  中华儿慈会在1月14日的回应中称,“2019年11月4日,9958救助中心转款2万元(微公益平台1万元,水滴公益平台1万元)至医院,用于吴花燕的治疗”。

  但医院向赵俊霞表示,医院开通了绿色通道,可以先进行治疗,再付费。

  9958后续声明中提到,当地政府也已启动救助机制,吴花燕及家属同时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余下款项希望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经核实,吴花燕病情有反复,尚未达到手术条件)”。因此余下善款未能拨付至医院。

  拨付的这笔款项,则被院方否认收到过。

  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1月15日通过媒体表示,医院并没有收到这2万元。

  中华儿慈会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出示了中国银行《国内支付业务付款回单》。

中华儿慈会为“吴花燕事件”致歉_回应募捐质疑

中华儿慈会向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付款回单。

  该单据显示:2019年11月4日,中华儿慈会通过网上银行向名为“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账户支付了2万元,用途为“9958吴花燕P124275医疗费”( P124275为吴花燕住院编号)。

  9958方面表示,不知为何医院会否认收到付款。

  焦点二:9958网络募捐过程吴花燕姐弟是否知情

  依据“微公益”上的吴花燕项目进展报告,2019年10月25日,吴花燕及家属签署了《申请表》,进入9958救助流程。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申请表》上看到,填表日期为“2019年10月25日”,患者为吴花燕、病种为“心脏病”,签字处的“患儿姓名”为吴花燕、“患儿监护人”为吴江龙。

  据媒体报道,吴花燕的家属多次表示对有关募捐事项并不知情。

  吴江龙说,家人对9958平台以姐姐的名义组织捐助并不知情。

  吴花燕的姐姐称,9958先后发起两期的总计40万元的爱心筹款,“吴花燕本人并不知晓”。

  9958方面则坚称,吴花燕姐弟对9958的救助是完全知情的。

  赵俊霞说,填表当日,《申请表》是吴江龙去打印的,包含吴花燕名字的《申请表》封面签字、落款签字处的姐弟俩名字均为吴江龙所签。

  一位9958的王姓义工说,上午11时左右,曾看到过吴江龙趴在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台上填写《申请表》,因为吴花燕已经动不了笔,“当时医院应该有监控,可以调取”。

  对于100万元的募捐数额和在水滴筹上进行的筹款情况,赵俊霞表示,吴花燕姐弟俩同样知情,“当时吴花燕的婶婶,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一些医生、护士也在场”。

  因吴花燕病情复杂,2019年10月25日下午,9958工作人员陪同吴花燕姐弟前往条件更好的贵州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检查。

  “本来想请120送过去,花燕担心多花钱,坚持坐了出租车。”赵俊霞回忆说,在出租车上,吴花燕出现了两次短暂而强烈的胃抽搐反应,9958工作人员担心出现意外,在安抚的同时录下了几秒视频。

  记者看到视频中,吴花燕身穿浅灰色棉服,倚靠在出租车后座上,头歪向窗户、双眼紧闭,左手紧抓出租车后门扶手,身体剧烈起伏,十分痛苦。

  到贵州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后,吴江龙背起了吴花燕办理相关手续。出于工作记录需要,9958工作人员拍下了两张现场照片。

  住院过程中,由于吴江龙压力过大,从11月开始,贵州盛华职业学院在后期负责照顾吴花燕。

  9958工作人员的募捐情况、票据收集等后续工作,从11月1日起主要与吴花燕的老师侯志雄对接。

  在9958拍摄的救助进展视频中,侯志雄介绍,“目前我们每天有一位老师、一位同学照顾她(吴花燕),总共有三组,每两天轮流一次”。

  赵俊霞还出示了9958与吴花燕、吴江龙、侯志雄以及在有30人的“花燕帮扶群”同学微信群众聊天记录。

  2019年10月31日18时58分,吴花燕在朋友圈中发了感谢信(落款时间为10月29日)中,提到了“感谢中华儿慈会对我伸出援助之手”。这封感谢信吴江龙同样也在朋友圈中发过。

  “这些都能证明9958一直在参与救助,花燕和江龙对9958的筹款全程都是知悉和同意的”。赵俊霞称,她对吴江龙称“家人对9958平台以姐姐的名义组织捐助并不知情”、“拒绝9958”的态度表示非常不理解。

  即便在吴花燕去世的当天,吴江龙还主动与赵俊霞沟通。

  据赵俊霞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与吴江龙的最后一次沟通在吴花燕去世的2019年1月13日下午13时许。

  吴江龙以微信名“龙游天下”对赵俊霞说,“姐姐昏迷不醒,可能坚持不来多久,就要走了”。

  赵俊霞在微信中回复说,“怎么突然这么严重?你们在医院吗?我方便去看吗?”并连续问了两次“钱够用不”。

  吴江龙说,“够了”。

  赵俊霞表示,这些聊天记录、视频和录音都可以请有关部门依法鉴定,且两家大医院都应该有监控,有关部门可以调看当时9958工作人员和吴花燕及亲属在一起的监控记录,还原事实。

  记者今天多次致电吴江龙并短信表明了采访意图,起初对面无人接听,后来语音提示已关机。

  焦点三:中华儿慈会是否超范围进行个体救助 剩余善款如何处理

  “高度关注连日来网友们对吴花燕事件及引发的其他情况,对于吴花燕的不幸去世我们倍感痛惜。”中华儿慈会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林表示,“操作上,我们有不规范的地方,骂声我们全都能接受,只能从自身找原因”,诚恳希望社会监督。

  王林代表中华儿慈会对于本次事件引起的误解及负面影响,深表歉意,希望通过不断改善和努力,让大家重拾对于公益慈善的信心,不断提升自身专业能力,把好事做好。

  他表示,中华儿慈会接受的善款主要以个人捐赠为主,2019年筹款超过6.8个亿,将近80%来自于个人捐款,十分重视社会舆论的关心。

  记者发现,中华儿慈会的宗旨为“救助有特殊困难的少年儿童,帮助他们获得生存与成长的平等机会和基本条件,资助民间公益慈善组织为少年儿童服务。”

  9958在民政部“慈善中国”平台上备案的募捐方案显示,募捐款物用途为“用于0-18岁困境大病儿童的医疗资助、心理关怀及生活助困费用”。

  但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吴花燕已23岁,显然不属于“少年儿童”。

  有专家指出,中华儿慈会疑似存在未按章程规定的宗旨和公益活动的业务范围活动、擅自改变募捐款物用途等行为,指其涉嫌违法违规。

  “确实不够严谨。”中华儿慈会副秘书长姜莹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截至目前,9958救助的所有人中,其中有超龄孩子117名,占比0.8%。

  姜莹回应说,这些超龄救助对象首先要明确他们没有工作,比如大学生,家庭贫困、病情危重的会做特殊处理,虽然超龄,但会帮助他们募款,吴花燕就是其中一例。

  对于吴花燕剩余善款的使用,中华儿慈会在声明中提到,“我们将尽快与吴花燕家属进行沟通,了解意愿,后续善款的使用情况及时向社会各界公开说明。

  王昱介绍,现在中华儿慈会的意见是,基于当前事实,认定吴花燕接受了9958的救助,吴江龙是受益人的的直系亲属,要征求他的意见;同时尊重捐赠人的意愿,现在接到的反馈是“有的捐赠人表示可转捐、有的说要退款”,在征求吴江龙的意见后,将对剩余善款进行妥善处理。

  在吴花燕和吴江龙签署的9958患儿告知书中的事前声明条款称,“如申请人在筹款期间或善款还有余款时由于疾病或其他原因去世,善款应全部转捐给9958,用于救助其他患儿使用”。

  王昱解释,这个转捐条款也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征得家属同意。

  中华儿慈会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反馈的最新情况显示,中华儿慈会的代表已前往贵州省探望吴花燕家属,但未接触到吴江龙。

  1月15日,中华儿慈会代表前往贵阳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示中华儿慈会的介绍信也未能进入。

  1月16日,贵州省铜仁市松桃县民政局、县委宣传部联系后向中华儿慈会回复说,“花燕弟弟因姐姐去世,心情不好,很多人联系他压力大,已经外出务工散心,联系不上”。

  在吴花燕的老家,沙坝河乡茅坪村炮炉山苗寨,中华儿慈会的代表探望了吴花燕伯伯一家。他也未能联系上吴江龙。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北京1月17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耿学清 见习记者 朱彩云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网站QQ交流群:669079528    站长QQ:1295714367    电话:18605377469  信箱:linyu550@163.com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