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监督

征地拆迁成儿戏 九岁孩童签协议

时间:2020/6/4 8:00:39  作者:  来源:民主与法制网  查看:3  评论:0
——来自河北省成安县成安镇东街村的拆迁奇葩事

  十多年前,一位丈夫早逝且目不识丁的农村妇女,迫于生计离开了故土,跟随两个儿子外出谋生。

  两年后,当她偶然回家探望时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家园和承包地已经被村委会强行征用了,并且未经过任何协商,也未获得任何补偿。她向村委会讨要说法,得到的回答居然是其年仅9岁的小侄子“同意了”,并代其签了字,还领走了9900元的“补偿款”。

  这件拆迁奇葩事发生在河北省成安县成安镇东街村。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尽管在之后的10年里,这位名叫孙书芹的农村妇女从未停止过维权的脚步,但是至今没有结果。

  

  九岁孩童签的补偿协议有效吗?

  今年63岁的孙书芹,居住在成安县成安镇东街村3组88号,是一个没有文化的“睁眼瞎”。20多年前,她的丈夫去世后,由于她在农村孤苦伶仃,并且与在同村居住的弟弟一家关系也不好,所以便于2010年投奔在邯郸市做小生意的儿子处居住。

  4月1日,孙书芹向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讲述,2012年,当她偶然回到东街村的家里探视时,竟然吃惊地发现,自己的房屋院落已经被拆去了一半,原本180平方米的宅基地被“缩水”到了只有80平方米,并且院子里栽种的30多棵树木也被砍伐,原来的宅院变得残破不全、一片狼藉。

  孙书芹说,见此情景她连忙打电话给村支书张建军,询问发生了什么情况。张建军告诉她,2011年11月,因为按照村里的规划,东街村内的雪涛路需要北延,所以她家临近雪涛路的宅院已经被村集体征用了。孙书芹气愤地责问道,征地拆迁为什么没有通知她本人,也没有任何协商和补偿时,张建军的回答让她瞠目结舌。原来张建军给她的回复竟然是:你的侄子孙某某同意了,他在拆迁协议上签了字,并且还领走了9900元补偿款。

  孙书芹告诉记者,张建军口称的孙某某的确是她的侄子,不过这个侄子当时年仅9岁,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怎么就可以代替她决定这么大的事项呢?再说她和弟弟之间向来不睦,两家基本上没有来往,并且两家也没有什么财产纠纷。更何况这片宅院的宅基地证就是她本人的,她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她那尚不懂事的小侄子凭什么做得了她的“主”?这不是拿着拆迁补偿这样的大事当儿戏吗?

  事后,孙书芹给弟媳妇打电话询问,得知当时她弟弟孙某臣被村委会喊去签字时,确实是带着小儿子孙某某一同前去的,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签字领钱时她的小侄子就在上面稀里糊涂地签了字。孙书芹据此分析,可能是自己的弟弟当时也觉得这样做不合适,所以就以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让儿子代替自己签了字。

  

  征用土地能如此任性吗?

  之后,孙书芹说自己曾找到过村支书张建军,要求看一看当时的拆迁手续。张建军告诉她,拆迁手续都在成安县住建局建档保存,你要想看就去那里找吧。孙书芹随后来到县住建局查询,管理档案的工作人员经过一番查找后告诉她,目前全村的拆迁档案中,仅有她一家的拆迁档案中空无一物,这也就意味着她家的拆迁补偿问题实际上并未处理,依然属于“悬案”。为此,这名工作人员建议她去找村委会解决。此后,孙书芹又多次找村支书张建军要求解决问题,但张建军却一再以“拆迁补偿已经发放”为由,有时声称“这事我不管了”,有时又借故推脱,致使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

  孙书芹告诉记者,事情至此还不算结束,因为她很快就发现,她家承包的1.98亩耕地也被强行占用了。当时她看到,自家承包地里栽种的直径在40多厘米的180棵成材树木已经被人砍伐一空,并且田地周边还被垒起的围墙圈了起来。经过打听,她才获知,原来这里已经被村里征用,准备用来建造一所学校。但令孙书芹再次感到气愤的是,这块地被征用时,同样没有人与她进行过任何协商和补偿。

  孙书芹随后又就此事找到了张建军,张建军回应说“这事我不管”,让她去找成安镇政府解决。在成安镇政府,时任镇党委书记李涛接待了她。当时李涛询问她有什么诉求,并说“赔偿30万元行不行”,孙书芹说自己不想要钱,而是提出了“或者给门市,或者再另外划拨给一块土地”的要求。后来李涛安排镇政府一位杨姓工作人员,领着孙书芹来到村南一个名叫南棚留(音同)的地方,指着一块面积约有20亩的荒地征询她的意见,问她是否同意用这块地来置换其被征用的耕地。孙书芹虽然表示了同意,但因为这块土地当时无法办理相关手续,所以就暂时搁置下来。孰料,过了一段时间这块荒地又被修成了公路,她也再次落了个“泡影”破灭、两手空空。

  

  征地补偿“拖着不办”有何隐衷?

  因为宅基地被拆迁和耕地被占用的赔偿问题,孙书芹先后多次找到村支书张建军进行理论。“但张建军却总是百般推脱,就是不肯解决问题。追问的紧了,张建军甚至会恼羞成怒,出言不逊。”孙书芹对记者说,有一次,她的据理力争致使张建军无法脱身,从而触怒了张建军和他的妻子,张建军夫妇竟然暴跳如雷地向她威胁道:“你想挨打是不是?”

  孙书芹决定上访,这让张建军感到了压力,所以张建军连连给她电话,信誓旦旦地承诺说:“只要你回来,马上就给你落实赔偿问题,至于钱的多少,根本就不是问题。”然而,事后证明,这些承诺只不过是一种诱使她息访罢诉的手段,根本没有半点解决问题的诚意可言。

  孙书芹告诉记者,由于自己年纪较大,又没有文化,所以遇到这样的窝心事实在是有些六神无主、不知所措。张建军等人或许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所以才敢无所顾忌。她热切地希望能够借助媒体的力量,为她要个说法,讨个公道!

  为了核实有关情况,去年3月以来,记者曾数次联系张建军,希望能够对其进行采访,但张建军总是以出差在外为由婉拒。不过他也曾颇为爽快地表示,这件事情他会妥善处理好,将会尽快将补偿款打进孙书芹的账户,不劳记者费心。然而一年过去了,张建军再次食言了,孙书芹至今仍未获得任何赔偿。不仅如此,毫无诚意的“惯性”似乎仍在持续地发挥着作用。据孙书芹反映,张建军曾对前来找他的孙书芹表示,“你这个事不算个事,赔偿起来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好处理”,但却继续拖延不办。

  今年1月,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张建军,询问孙书芹的拆迁补偿款何时兑现。张建军回应说:“我已不是村支书了,让孙书芹去找其他村干部谈吧。”4月1日,记者再次与成安镇主要领导核实,被告知张建军至今一直担任村支书,并称“孙书芹的拆迁补偿款早在10年前就给了村里,让孙书芹直接到村里领取就可以”。

  临近春节,东街村一个康姓村干部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给孙书芹打来“套近乎”的电话说:“姐,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不会是非要把大军(指张建军)‘弄进去’才善罢甘休吧?你回村里来吧,回来就把这事给你处理了。”但是等到孙书芹怀揣一线希望赶回村里时,等待她的却依旧是无休止的推诿与扯皮……

  拆迁补偿问题是事关群众利益是否能够得到有效保障的大事,决不应当任意妄为、视同儿戏。如果孙书芹反映的问题属实,那么就应当严格按照制定的有关标准予以应有的补偿,而不应一味地敷衍、推脱甚至是欺骗。否则,不仅会使党在群众中的形象严重受损,同时也会滋生各种问题,寒了百姓的心。

  本社将继续对此事保持关注。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网站QQ交流群:669079528    站长QQ:1295714367    电话:18605377469  信箱:linyu550@163.com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