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时评

王玉涛:警惕“开放”背后的和平演变图谋

时间:2020/9/3 11:01:43  作者:  来源:察网  查看:3  评论:0

【本文为作者王玉涛向察网的投稿】

王玉涛:警惕“开放”背后的和平演变图谋

熊培云先生在其《这个社会会好吗》一书的《中国应向中国开放》一文中,谈到中国发展趋势,他说:“作为价值判断,中国应该走向世界,世界也应该走向中国。但作为事实判断,我们看到的中国还不是完全开放的中国”,因为“我们不只有伟大的政府,还有伟大的“防火墙””。

在此,显然他对政府有情绪,因此不忘对政府进行一下讥讽,认为中国互联网有“防火墙”就不算完全开放。按此标准来衡量,世界上有完全开放的国家和网络吗?显然没有。如果有,美国完全没必要组建“五眼情报联盟”对其他国家进行监听。

接着,他论述了开放的必要性和对国家发展繁荣的重要作用,他这样写道:

【“一个国家要走向开放的世界或要建设繁荣的社会,它必须是开放的。”】

他以美国为例进一步论述:

【“说到美国,以我的理解,它的开放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它有条件的向世界打开,它有移民政策,把世界各地优秀人才吸引过去,这是美国向世界打开的一面;美国的繁荣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向本国国民打开。”】

的确,美国有较为优越的移民政策,每年吸引大批优秀人才移民美国。但美国在吸引优秀人才方面还有其蛮横霸道、不守信用、背信弃义的一面,这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美国处理中国留学生问题上表现突出。1978年,中美双方达成互派留学生和学者的谅解。1985年双方又签署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之间交换留学生与学者的议定书”,1987年我国国家教委负责人与美国新闻总署发表“中美教育会谈新闻公报”。上述谅解、协定和公报为中美两国之间进行科学技术和教育领域的交流开拓了广阔的前景。中美两国之间的合作不仅有利于促进两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也有利于人类的科学进步和文化繁荣。

根据1987年新闻公报精神,中美双方确认:中国公派留学人员学成后应回国服务两年。这不仅符合美国法律,也符合国际惯例。但在1989年之后,美国采取了违背自身承诺的举动。时任美国总统布什声称,美国将“重新研究中国留美学生要求延长逗留时间的请求”。美国参、众两院于1989年11月19日和20日以所谓留美人员回国会受到“政治迫害”为由,通过《1989年紧急放宽中国移民法案》,豁免了持J-1签证的中国数万名留美人员回国服务两年义务;11月30日,美国政府发表有关中国留学人员的声明和备忘录,决定通过行政手段,实施国会通过的法案中对在美中国学生的全部措施。此后,美国国会以中国留学人员回国“不安全”,将受到所谓“政治迫害”为借口,通过《1992年中国学生保护法》,该法除此前宣布的措施外,还规定:凡1990年4月1日前进入美国国境的中国公民,只要1990年4月1日以后连续在美国居住,并且往返中国大陆未超过90天,就可以在1993年7月1日的6个月内向美国移民归化局申请居留权,这样就可以成为美国永久居民。该法案的实施,使美国无偿得到了数万名中国公派赴美留学人员,使中国遭受严重人才损失。( 韩云川 著《中美人权之争》第41-41页)

以上美国为制裁中国,吸引人才,不惜背弃承诺,使出“下三滥”的手段。

其次,美国真的如作者所说的那样对国民完全开放吗?我们看看已故美国学者布热津斯基是如何说的。在其《战略远见-美国与全球权力危机》一书中,谈到美国公众对世界的了解时,他这样写道:

【“美国面临的第五个难题是公众缺乏对世界的了解。令人担忧的是,美国人对基本的世界地理、时事甚至重要历史事件的了解少得惊人。出现这种状况与公共教育体制的缺陷是分不开的。2002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一份调查显示,在18-24岁的青年中,加拿大、法国、日本、墨西哥和瑞典的青年能从地图上找出美国的人的比例,高于美国的同龄人。2006年的一份针对美国青年人的调查发现,63%的人在中东地图上找不到伊拉克,75%的人找不到伊朗,88%的人找不到阿富汗......而与此同时,美国正以高昂代价对该地区展开军事参与。在历史知识方面,最近的调查显示,只有不到一半的高年级大学生知道北约当初成立的目的是对抗苏联的扩张,30%的美国成年人列举不出美国在二战时的两个交战国。此外,美国公众对这几类知识的了解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国家地理》杂志在2002年的一次调查中比较了瑞典、德国、意大利、法国、日本、英国、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年轻人对时事和地理知识的熟悉程度,结果美国排名倒数第二,只超过发达程度远落后于他的邻国墨西哥。公众可直接获取的能帮助他们了解世界的报道太少,这进一步加深了公众的无知。除了五家主流报纸之外,地方媒体和各家电视台的国际时事报道少之又少,除了轰动性和灾难性事件的特别报道。长此以往,这种普遍性的无知可能导致公众面对煽动时产生不必要的担忧,尤其涉及恐怖袭击时。政府因此更有可能制定一些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外交政策。总而言之,公众的无知导致美国的政治环境中更受欢迎的,是把问题简单化的极端主义观点,利益游说集团也在背后兴风作浪;而不是对冷战后复杂的国际现实的多样化理解。”】

从布氏的话里,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教育和媒体片面、歪曲的宣传、报道导致美国公众对世界基本情况的了解严重匮乏,这种无知使得他们更容易被政客、媒体和利益集团煽动和蛊惑,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进而被极端主义利用。美国众多民众连伊朗、伊拉克、朝鲜在世界地图的哪个位置都模糊不清、含糊其辞,却坚信上述三个国家是美国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就是美国政府长期灌输的结果,导致民众被片面观念误导,被洗脑,从而只能随政客和媒体的节奏翩翩起舞,随声附和。

特朗普政府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以蓬佩奥为代表的美国政客、高官连篇累牍、歇斯底里的指责中国,攻击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关闭数所孔子学院、限制中国驻美媒体机构等倒行逆施的举动,就是要加紧遏制中国,首先要以美国政客、媒体的一面之词丑化中国,将中国定为“邪恶”“异类”,同时全力封杀中国声音,屏蔽所有关于中国的客观、真实信息,阻止美国人民了解中国,相反却让其片面、仇视中国的谎言大行其道,裹挟民意,为美国孤立中国,并最终瓦解中国制造民意支持。此次新冠疫情自爆发至今,美国掀起了声讨中国的狂潮,对中国的舆论攻击、指责、污蔑从未消停,相反却变本加厉、日渐升级。

由此可见,美国并不像作者宣称的那样向美国民众开放。相反,在美国,资本控制的媒体和政客垄断了美国公众的信息来源,导致他们不可能获得外部世界客观、真实的报道。

为进一步探讨开放这一话题,作者又将内容进行了扩展和延伸,他说:

【“讲到这(指美国的开放 笔者注),......有点跑题,...我尽量跑题说,以符合开放原则。”】

然后,他列举了中国平行发生的三个层面的事件,他写道:

【“2010年5月份,中国发生三件事,一是朝鲜的金正日访问中国,中国政府以最高规格接待;二是一些网络上的青年才俊,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资格竞选人大代表;三是钱明奇炸市政府。”】

作者认为:

【“这三个剖面代表了中国未来三条出路:第一条,政治国家(上层)拥抱朝鲜,第二条道路,公民社会(中间阶层)拥抱欧美,第三条道路,底层民众投向阿富汗。”】

在此,作者从三个层面解读和预测中国的发展方向,对第一层面,他显然不屑一顾,甚至极度反感,强烈排斥。他刻意突出“政治国家”这一表述,就是明证。

其实,国家与政治是不可分割的,因为政治的核心问题就是国家政权问题。世界根本上不存在非政治国家。他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旁敲侧击地影射中国政府仍在与被欧美国家孤立、制裁的朝鲜这样一个封闭、落后与世界主流格格不入的国家来往,凸显中国同样封闭,不够开放,暗示这样下去,中国同样没有前途。这样作者的论调实际和美国对朝鲜政策不谋而合,形成呼应。实事求是地讲,朝鲜的确封闭、落后,与全球化发展趋势背道而驰,但这并不是朝鲜特意故步自封,不思进取,不想开放。俗话说,穷则思变,其实,朝鲜急切需要开放,也想开放,以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正是美国对朝敌视、孤立、高压政策导致朝鲜国家安全面临巨大威胁,朝鲜不得已而为之,这也有力证明了美国奉行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是发展中国家主权和安全的最大外部威胁这一结论。在二十一世纪,良好的地缘政治环境对国家的安全和发展仍然至关重要。中朝是近邻,双方是唇齿相依的关系,发展双边关系,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也有利于东亚和平与稳定。对第三层面,作者将钱明奇炸市政府比喻为阿富汗的恐怖袭击,显然不合适,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阿富汗国情与中国国情显然不能同日而语,如果两者相似,美国完全没有必要将中国列为“竞争对手“,并发起全面打压攻势,因为一个被恐怖主义困扰的国家根本不值得美国耿耿于怀、寝食不安——自己已将自己消耗得支离破碎、粉身碎骨、国将不国了,还用美国操心?当然,必须明确的是,钱明奇炸市政府这种犯罪行为不可原谅,必须承担责任;同时,中国还有需要反思的问题,中国还存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执法不公等违背依法行政、依法治国原则和理念的现象。但是,应该看到并承认,国家正在扎实推进从严治党、依法治国的工作和进程,并取得了显著进展,有力推动了社会公平、正义,促进了社会和谐。湖南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云南孙小果案已有定论;海南高院副院长违法乱纪案、湖南团委书记强制猥亵女企业家案、阆中政法委书记性侵中学生案一经曝光,相关部门迅速介入调查,”主体责任”日益彰显......这此都是依法治国的体现。当然,依法治国是一个长期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以上表明,中国共产党对自身存在问题及中国社会矛盾和人民的关切了如指掌并严重关注,并不否认和掩盖,而是努力解决,化解,回应人民的呼声,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最可怕且让人警惕的是,意见领袖们借题发挥,小题大做,从根本上否定中国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以“开放”之名兜售”公民社会“、”自由选举“,这正是作者所宣称的第二条道路,主张”拥抱欧美“,其实质是借”多党竞争“排挤共产党,最终将其边缘化,从而攫取国家政权,实现和平权力交接,将中国和平演变为资本主义国家。这是广大人民群众绝对不能容忍的。

关于第二条道路,即独立候选人竞选的结果,作者引用其朋友的话说“全军覆没”来形容,面对“此条道路被堵死”的现状,作者引出他要探讨的关键问题,“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不是世界向中国开放还是中国向世界开放,而是中国要向中国开放”,其真正含义是:政治民主化,自由选举,多党竞争,这也正是美欧等西方国家努力迫使中国接受的发展模式,其实质是以“开放”之名,要求中国与欧美接轨,全盘“西化”,接受西方民主制度和价值观,实行所谓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自由,毫无保留、不加鉴别地否定自我,改弦更张、改旗易帜......这是彻头彻尾的和平演变策略在中国的上演。

最后,尽管“第二条道路被堵死”,但作者并不灰心,并未轻言放弃。正如他所说“有理想的人,必须内心坚定”,因为他相信今天的中国“正在从封闭社会走向开放社会”,在此过程中,“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因为人民也在不断改造政府”。他表示:“今天我们通过讲座、写书、日常交流、发微博,不断促进政府的改造,促进社会新观念的形成,以此来期盼另一种可能”。

这表明,他不会放弃自己“开放”中国的主张,而会继续改造中国的理想,继续推销以和平演变为本质的和平转型理论。因此,我们与各路公知之间围绕中国发展道路的意识形态交锋将是长期复杂的过程,对此,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和警惕,不可心存幻想,掉以轻心。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网站QQ交流群:669079528    站长QQ:1295714367    电话:18605377469  信箱:linyu550@163.com
Powered by OTCMS V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