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万象

申请国家赔偿2234万元 张玉环同提交追责控告书

时间:2020/9/3 11:03:09  作者:  来源:网络  查看:4  评论:0
    9月2日上午,被错关9778天的张玉环向江西高院提交了国家赔偿申请书,申请赔偿金额共计人民币2234.3129万元。一起被提交的还有追责控告书,张玉环要求对办案人员追责。

    申请国家赔偿2234万元_张玉环同提交追责控告书

    张玉环提出了5项赔偿请求,分别是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10171564.5元;侵犯公民人身健康权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1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171564.5元;近亲属近27年来的伸冤合理支出100万元。此外,张玉环还要求赔偿义务机关在国家和省市级媒体上公开向其赔礼道歉,恢复名誉,以消除错判带来的负面影响。

    财新此前报道,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两男童被人杀害,邻居张玉环被警方定为嫌凶。张玉环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1993年10月27日被收容审查,同年12月19日被逮捕。

    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一审判决认定张玉环用手卡、绳勒、棍打的方式将邻居家两男孩杀害并抛尸水库,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张玉环不服提出上诉,江西高院于1995年3月30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南昌中院于2001年11月7日作出判决,再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张玉环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玉环不服提出上诉,江西高院于2001年11月28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此间近18年,张玉环不服,一直申诉。2019年3月1日,江西高院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2020年7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本案,8月4日,江西高院开庭宣判,判决张玉环无罪,并予以释放。(详见:财新周刊《张玉环平冤归来》

    按标准三倍申请人身自由赔偿金

    关于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张玉环申请按国家日赔偿金标准三倍进行赔偿。

    根据最高法公布的数字,自2020年5月18日起,作出的国家赔偿决定涉及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的赔偿金标准为每日346.75元。

    负责张玉环国家赔偿事宜的律师程广鑫、罗金寿均认为,国家赔偿应与公民人身自由的价值属性相匹配,赔偿标准上应遵循“就高”原则。国家赔偿更不能将当事人的人身自由价值设定为社会普通成员在自由状态下的“工钱”价值。

    罗金寿告诉财新记者,职工日平均工资所对应的法定劳动时间是每日不超过8个小时,而张玉环是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被限制人身自由,三倍于劳动时间,尤其对于因冤案而服刑的当事人,其身心的摧残更超乎于常人,若以日平均工资的一倍计算人身自由赔偿金,明显不合理,有失公平。

    程广鑫认为,1993年10月27日失去人身自由,2001年11月28日终审宣判,审前羁押就长达八年。这八年间,张玉环经历了绝望-希望一绝望。直至2020年8月4日才被再审改判无罪释放,关押时间长达9778天。他说,“近27年,如此极端恶劣的情形,更让346.75元的日赔偿标准显得苍白无情。”

    张玉环曾对财新记者表示:“不管赔多少,即使是1000万元,都买不了我的青春年华,弥补不了带给我们一家人的伤害。”在赔偿书中,张玉环也表示太低的赔偿金不能体现正义的价值,无法抚慰冤狱所造成的社会和个人创伤,不利于防范冤案的再次发生。

    精神损害抚慰金比例100%

    另一高额赔偿项是精神损害抚慰金10171564.5元,与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等额。张玉环请求以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的一倍,要求赔偿义务机关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

    张玉环表示,被宣告无罪前,先后经历四次审判,每一次都让请求人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受和精神上的压力,到如今还是个迈不过去的坎。26岁时失去人身自由,现已53岁,被关押近27年,一个人的人生能有几个27年?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却因一场冤屈的牢狱之灾,全在高墙内度过,这种人生的灾难,尽人皆知。

    最高法《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414号)》规定,精神抚慰金的数额原则上不超过依照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三条、第三十四条所确定的人身自由赔偿金、生命健康赔偿金总额的百分之三十五。

    此前多个同类国家赔偿案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比例突破了35%。

    如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羁押9217天的刘忠林,2018年改判无罪后获得国家赔偿金460万元,包括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2624448.58元(284.74元/天)和精神损害抚慰金1975551.4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与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比例为75%。

    涉嫌故意杀人罪被羁押8452天后无罪获释的金哲红(宏),2019年获得468万元国家赔偿,其中包含羁押8452天的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2670324.88元(315.94元/天),精神损害抚慰金2009675.1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与人身自由赔偿金比例为75%。

    为何申请比例100%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程广鑫称,对比本案,张玉环被关押9778天,即26年9个月,超过刘忠林25年2个月的关押时间,是国内已知公开平反的案件中失去自由时间最长者。错案导致赔偿请求人顶着“杀人犯”的罪名,家人也背负“杀人犯”家属的骂名,受尽屈辱和歧视。

    张玉环也称,这27年来,父亲去世,母亲白发,无法尽侍奉双亲之孝;妻子重病改嫁,不能尽夫妻之义;蒙冤时,两个儿子才3、4岁,错过孩子们的成长,无法弥补人父之责。

    “上述情形使得张玉环在拿到无罪判决之后,仍然生活在无边的恐惧、遗憾之中,每日噩梦交替,精神遭受了巨大的刺激和折磨。”罗金寿告诉财新记者,“此外,冤案平反至今,当年办案人员均未被追责,赔偿请求人的精神损害未得到任何形式的弥补。”

    现今国家赔偿由纳税人的钱支付,当年违法办案的人员,是否需要追偿?罗金寿此前对财新记者表示,后期的国家赔偿申请中,会考虑追偿问题,但在此次国家赔偿申请中并未提出追偿。罗金寿表示,目前并未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启动追偿程序,因此这次未申请。

    《国家赔偿法》规定,赔偿义务机关赔偿后,应当向在处理案件中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工作人员追偿部分或者全部赔偿费用。律师丁金坤向财新记者表示,上述条款操作性不够,“追偿的程序、时间、没去追偿的法律责任、追偿不到的后果,这些都需要通过修改完善立法加以说明,需要有可操作的追偿程序。”

    “口头道歉不够,要追责”

    长期羁押对张玉环的身体造成了不可磨灭的损伤,张玉环请求侵犯健康权赔偿金和后续治疗费100万元。

    张玉环表示,被羁押前身体健康,无任何疾病。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和20多年的错误羁押造成其疾病缠身,严重侵犯了他的健康权。侦查阶段,侦查人员为了取得有罪供述,对其实施了毫无人性的刑讯逼供:“24小时不间断的审讯,将手吊在窗户的横梁上,只能脚尖着地,要求按照侦查人员的意思承认杀人,编造杀人细节,若违背,就会被吊打、蹲桩、电击枪枪击。更可怕的是,侦查人员牵来两只狼狗对请求人进行撕咬,还说‘如果再说没有杀人,就让狼狗咬死你!’”另外,因长时间羁押戴戒具,致使张玉环右脚严重变形,严重驼背,无法正常行走,丧失劳动能力,后续需要治疗矫正。

    “口头道歉不够,要追责。”张玉环认为错案发生后,他和家人一直生活在“故意杀人罪犯”这一标签的阴影中,此前的口头道歉根本无法弥补错判带来的巨大精神创伤。除国赔申请书要求义务赔偿机关道歉外,张玉环还递交了追责控告书。

    在追责控告书中,张玉环控告江西高院法官周某某、漆某某涉嫌玩忽职守罪,二人系张玉环案2001年重审时的审判人员。

    张玉环控告请求,对故意杀人案原办案人员立案侦查,追究其造成冤错案件的刑事责任,一并追究该案中有关人员违反党纪、政纪的责任。程广鑫表示,此后将向有关部门提交追责控告
。■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网站QQ交流群:669079528    站长QQ:1295714367    电话:18605377469  信箱:linyu550@163.com
Powered by OTCMS V2.92